首頁 » 直擊非洲「最時髦」的群體:他們即便家徒四壁,也要花錢買「漂亮衣服」,背後原因卻讓人動容

直擊非洲「最時髦」的群體:他們即便家徒四壁,也要花錢買「漂亮衣服」,背後原因卻讓人動容
2021/08/04
2021/08/04
 
趣味新聞

看天下趣事,享新聞價值。大家好,我會我是每日分享奇聞趣事的「趣味新聞」,希望能通過世界各地的奇聞趣事成為你「眺望眼睛」的窗口,想看更多新鮮的、有趣的、奇怪的,就關注我吧!

話說,當你每天連吃住都成問題時,你還會把心思放在穿著上嗎?會寧可挨餓也要把錢買一件漂亮衣服嗎?

在非洲的剛果(布)和剛果(金)這兩個國家,就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不惜家徒四壁,甚至是挨餓,也要花錢去買那些價格和收入不相符的漂亮衣服,並以此作為生活的樂趣和目標。

他們的出現,要從19世紀末說起。當時剛果作為歐洲的殖民地,當地人成為最早接受歐洲現代文明的人,他們常常得到二手服飾而非金錢作為報酬,他們也十分樂意接受這種報酬。

但當一群遊歷過歐洲的非洲人以幾近當時正統法國人的形象回到故鄉後,優雅時尚的他們迅速成為年輕人崇拜的對象。 當地人開始不滿足於殖民者以二手衣服作為報酬,繼而從外表的改變開始抗擊法國和比利時的殖民主義。

他們開始拒絕殖民者的二手衣服,並且以微薄的薪金從歐洲國家購置最新最時尚的衣服,模仿殖民者的衣著,久而久之還衍生出一套屬於自己風格的穿衣打扮。在他們心裡,這種形象的塑造,是對殖民主義在非洲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自卑感的抗擊。

這個群體的壯大甚至在後來誕生了一個組織,「La Sape」,即「氛圍製造者和高雅人士協會」,形成一種流行於金夏沙和布拉柴維爾的次文化。而這些成員,稱為「Sapeur」,塞普洱。

數十年過去了,塞普洱的思想至今對人們有影響。「La Sape」的協會成員都是隨處可見的工人階層,在工作日他們可能是油漆工,文員,司機等。但到了休息日,他們就會穿上華服,乾淨的皮鞋出現在街頭上。

他們十分樂意把血汗錢投資在著裝上,因為他們認為乾淨,衛生,高標準的外表,標誌他們是改變整個國家的年輕世代。

同時他們自身由於只是工人階級,因此收入都不會太高,但是追求華麗服飾,甚至是名牌的同時,掏空的是原本就已經拮据的家庭。

為了買一雙好的鞋子,或者是一件名牌衣服,一部分人不惜花費幾個月,甚至是幾年的時間。 因為在他們眼裡,一些所謂的「裝備」,是成為塞普洱最為基礎的條件。

這種次文化確實猶如當初一樣影響到了年輕世代。因為除了男性到女性的出現,這種次文化已經開始觸及到小孩這個群體。

當然,成年人支撐這樣的奢侈服裝已經相當吃力,沒有經濟能力的小孩子成為塞普洱,無疑加重家庭的經濟負擔。但似乎,塞普洱這個群體「樂在其中」。

在該國眾多的人口生活在貧困中時,花錢在華麗的衣服,襪子和鞋子等東西上似乎是超現實的。但他們確實身體力行地做到了,這種精神讓人稱讚。

我想,一種文化之所以可以存在並流行,一定會有他深刻的意義。即便有些人對塞普洱這個群裡持有不好的看法,但身穿靚麗衣服變得自信的他們,那種感覺是無比可貴的。

 

看天下趣事,享新聞價值。「趣味新聞」就是要把天下所有新鮮的、有趣的、奇怪的事情分享給大家,滿足我們不斷生長的好奇心,也希望你能因此有所感悟和收穫。更多趣味新聞都在我的專頁,欢迎订阅,我會一直更新的!

 



用戶評論